1. <tbody id="e7er0"><pre id="e7er0"></pre></tbody><progress id="e7er0"></progress>
    2. <dd id="e7er0"></dd>
      <tbody id="e7er0"><track id="e7er0"><video id="e7er0"></video></track></tbody>
    3. <progress id="e7er0"></progress>
      金金網
      掃碼進入手機版
      掃碼進入公眾號
      當前位置 :首頁>小荷出水 > 詩教園地 >

      王老師說美文:春曉

      2022-06-10 09:36:26來源:王老師說美文作者:王宜早

        王老師簡介

        王老師,本名王宜早,1942年出生。曾任南京市教學研究室主任,是南京曉莊學院退休文學教授,長期從事教育工作,教過中學、大學,教過的課程有中國古代文學、古代漢語、中國漢字學、書法等。曾任南京詩詞學會副會長、南京詩詞雜志主編,現在是南京詩詞學會顧問、江蘇省詩詞協會常務理事。王宜早先生還是一位書法家,書法師從著名書法家、書法教育家沈子善先生,主要學習王羲之書法,兼學傳統各家,追求漢唐氣象、風雅品格。他是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,曾任省、市書法家協會理事,南京市書法教學研究會會長等。

       春曉

       孟浩然

       春眠不覺曉,處處聞啼鳥。

       夜來風雨聲,花落知多少?

        這首五言絕句意境優美,清新活潑,是幼兒讀本最愛收錄的詩篇之一,可以說婦孺皆知。

        詩人孟浩然(689-740),名浩,字浩然,襄陽人,是唐代著名的山水田園詩人,與大詩人王維并稱“王孟”。大詩人李白也說:“吾愛孟夫子,風流天下聞。”孟浩然曾經隱居在襄陽附近的鹿門山。這首詩就是隱居期間作的,表達了對春天的喜愛之情。

      “春曉”

        春天的清晨。曉:天剛亮的時候。

      “春眠不覺曉”

        春夜的覺真好睡,不知不覺地天就亮了。不覺:沒有覺察到。

      “處處聞啼鳥”

        醒來之后,聽到窗外處處傳來鳥鳴聲。聞:聽。啼鳥:本意是鳴叫的鳥兒,用在“聞”字之后,指鳥兒的鳴叫聲。

      “夜來風雨聲”

        回想起昨夜室外風雨的聲音。夜來:剛剛過去的夜里。

      “花落知多少”

        園中的花草不知有多少花瓣飄落下來?

        “春眠不覺曉”,寫的是我們大多數人的共同感受,表達了詩人對春天的喜愛。“處處聞啼鳥”,窗外處處傳來鳥兒歡快的啼鳴,恰到好處地表現了充滿生命活力的春曉景象,詩人內心洋溢著輕松喜悅之情。

        喜愛、憐惜,是連在一起的。聞鳥聲啁啾而欣喜,自然忘不掉夜里聽到的風雨之聲,聯想到風雨給百花帶來的摧殘。“花落知多少?”一句問話,飽含了關切,飽含了憐惜。細心的讀者說,這句問話也“隱含著詩人對春光流逝的淡淡哀怨”。

        宋代詞人李清照寫過一曲《如夢令》:“昨夜雨疏風驟,濃睡不消殘酒。試問卷簾人,卻道海棠依舊。知否知否,應是綠肥紅瘦。”巧得很,也是寫清晨,回想到夜來風雨。孟詩李詞,同樣的場景設計,表達了同樣的對自然界美好事物的關切和憐惜。只是情感基調不同,李詞流露了濃濃的傷感,是孟詩所沒有的。

        孟浩然的詩,情感基調是輕松喜悅的,與之相應,語言也是清新自然的。“春眠不覺曉”,春天好睡,睡得甜,睡得香,不知不覺就天亮了;可是,不能說睡得沉,睡得死,因為他畢竟還能聽到“夜來風雨聲”,不像李清照那樣“濃睡不消殘酒”。

        “春眠不覺曉”,寫的是室內的感受,沒有疑問;可是,“處處聞啼鳥”寫的是室內還是室外?讀者甲說,是在室內,剛醒來,“聞”嘛,啼鳥之聲傳進窗內;乙說,是在室外,詩人醒來,來到園中,四處走走,這才好說“處處”呀。甲說,在室內也能用“處處”。再說,最后一句“花落知多少?”就更加不能在室外了。若在室外,看著園中滿地飄落的花瓣,還會發出“知多少”的問句嗎?

        “夜來風雨聲”,不會是疾風驟雨,否則,詩人不會睡得那么安穩;但也不會是“潤物細無聲”的毛毛雨,否則,詩人朦朧之中就聽不到“風雨聲”了??磥?,“輕風細雨”的表述比較合適,又能摧落花瓣,又能打葉有聲,卻不至于驚醒詩人的美夢。

        就像一首輕音樂,一幅淡淡的水彩畫。其取景和表達的角度,值得好好領悟。

        “春曉”,這樣平淡的題目,呈現出暖色調,含有喜愛、贊美的意味。

        “處處聞啼鳥”,用一個“聞”字把熱鬧的事物隔在窗外、排除在視覺之外,這是“虛筆寫實景”的手法,清妙無比。“夜來風雨聲”,也是實在的事物,卻把它放在“回想”的范圍之內,而且只是訴諸聽覺,這仍是“虛筆寫實景”。最后“花落知多少”,把聽覺和視覺一概排除。你看,經過這樣的一番處理,畫面上還留下什么實在的圖像?幾乎沒有了,一片空白,不,應該說:“空靈”得很。但是,在讀者的腦海里,卻留下了一片溫潤舒適、風和日麗、繁花似錦、百鳥爭鳴、充滿生命活力的美好天地,給心靈留下了清新甜美的感覺,滋生著熱愛自然、熱愛春光、熱愛生活的情感。

      編輯: 謝玉菁

      美妇v

      1. <tbody id="e7er0"><pre id="e7er0"></pre></tbody><progress id="e7er0"></progress>
      2. <dd id="e7er0"></dd>
        <tbody id="e7er0"><track id="e7er0"><video id="e7er0"></video></track></tbody>
      3. <progress id="e7er0"></progress>